打脸家族/强迫症已基本治愈/长期咸鱼中

【双安主】Together 一、二

※我TMD在写科幻??!!

※题目乱起

※OOC!严重OOC!非常严重的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主CP双安,其余请自由心证

===============================

一、

少年目光空洞地盯着眼前白色的墙壁。

白色的墙壁。

白色的……墙壁。

永远密不透风的白色,吸顶灯照在上面只会让人觉得晃眼的一成不变的白色。整个房间都是这样的装潢,连通风口都没有——房间特殊合金制成的墙壁省却了制造通风口的麻烦——只有一道墙处一扇银灰的铁门还证明着这是一个房间。然而当你看到那扇铁门你就会理所当然地认为,墙壁甚至都比它脆弱得多。

铁门的中上方有一个同样严丝合缝的小一些的开口,每到固定的时候,少年的食物就会出现在那里。
少年本能地可以意识到食物送来的时候要到了,因为推测什么时候食物出现这几乎是他出现以来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少年动了动撑在地上的胳膊,他常常会想他为什么要这样活动,也许只是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他看着自己的手腕,银黑的手环在这片让人窒息的白色中异常显眼。

“C-726,安文鸣。”

他本能地可以认出手环上的字来。这些年来他摩挲了这只手环不知多少遍,但上面萤蓝色的字却全没有褪色的迹象。

褪色?他没有见过,但是却不知为何就是知道它的含义,就像他知道除了身边的黑色白色,还有红橙黄绿一样,虽然他的视网膜从来就没有留下过那些颜色的映像。

就像他知道安文鸣是自己的名字。

安文鸣躺在白色的地板上,视线转向铁门,很快食物就会出现在那边了。

“警报,警报,警报……”房间内突然响起了机械的女音,这次的晚饭好像与以往有些不同?

“警报,警报,房间608出现B级异常现象,警报……”

“警报,危险系数升级,房间608出现A级异常现象,自动开启应对程序,自动开启……”

安文鸣静静地听着机械的女音,这个声音在告诉他有危险。什么是危险?比他现在还麻木吗?

然后安文鸣眼看着那扇铁门,正在缓缓向一侧滑动,露出那个他见过几次的狭长走廊。

没错,他是走出过这扇铁门的,每一次铁门开启,门外总要站着几人,有瘦弱的,有魁梧的,一般来说魁梧的总是要多些,大概这一次也是一样,门外会有人把他带去那些有着许多他不认识的机器的地方……

然而,没有人。

铁门打开,狭长的通道望得到尽头的拐弯,整个通道被间歇的红光照耀着,和以往的白色完全不同。
不同的不仅是这一点,比如,以往他走出去的时候,几人鞋跟撞击地面的声音总要在走廊里回荡几下,放大得格外清晰,然而这一次,他可以听到的只有机械的女音重复着“警报”。

离开?

他很久以前似乎曾经这样努力过,然而结局是他被打得遍体鳞伤直到昏过去,醒来时发现身遭又是令人窒息的白色。

当然被称为“绝食”的事情他也干过,饿晕后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堆奇怪的器械中,依然是活着的。

无聊的时光他对“死”的意义产生了极大的好奇,他有过去尝试,然而他发现这个“权利”在他身上是没有的。

他只能活着。

安文鸣惊讶地发现自己在这短时间内能有如此之多的“思想”,这在以往那些平凡的日子里是不可思议的。

他望着那条长长的走廊,走廊闪着他没见过的红光,旁边一个人也没有。

他站起身,在曾经尝试过“逃跑”的很多年以后,第一次因为自己的意愿迈过了那道门。

 

二、

喧嚣的街道,匆忙的人流、刺眼的日光。

白衣少年好奇地看着自己身边这些从未见识过的一切。每一个人朝前走着却不会撞上,街道上叫做“车”的交通工具有序地飞驰,商店和餐馆的招牌上闪着五颜六色的光。

他慢慢走着,在自己脑中寻找可以和这一切契合的词汇,有红色,有蓝色,有洪亮的声音,有低沉的声音,男人,女人,老人,孩子……

“呲——”

“看什么呢!红灯知不知道!TMD会不会走路!?”

耳边传来急刹车的声音和粗鲁的骂声,安文鸣抬起头,才发现自己正站在人行道的正中间,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就近在咫尺。而骂声也正来自从这辆车子的司机。

远处的信号灯闪着红光。对了,红灯的时候是不应该过马路的……

“还TM站着你走不走!”司机终于不耐烦了,解下安全带就要开车门。

“对,对不起……”安文鸣这才发现自己身旁已经都是车辆,扔下一句道歉,赶紧找了个方向跑了出去,至于究竟是什么方向,完全没有关注。

街道上的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笔直地往前走,向着他们要去的那个叫做目的地的地方走。

安文鸣跑过了十字路口,却沿着路边继续狂奔,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

男人和男人勾着肩,男人和女人挽着手。

他拐过一个弯,脚下仍然没有停下来。

老人领着孩子,学生互相追逐。

腿上的肌肉已经有些酸疼,可是他不想停下来。

有笑声,有骂声,有正经的,有随意的。

喉咙火烧一般地疼,腿也沉重地再也抬不起来,安文鸣站在路边,扶着双膝大喘着气,感受着喉咙里的腥甜慢慢晕开。

路上的行人有的疑惑地看两眼这个跑得筋疲力竭的白衣少年,然后脚步不停地继续朝着既定的目标前进。

那他呢……?他的目的地在哪里呢?

安文鸣慢慢直起身,一手扶着旁边架着广告牌的柱子,视线聚焦在虚空中的一点。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看着那里,就像他不知道他刚刚为什么要那样跑,为什么没有一个目的地,为什么希望有一个目的地……

进入新世界的新奇感慢慢沉淀下来,留下的是一种叫做迷茫的东西。

他……要去哪里……?

 

“那边的小哥,要不要来我们兴欣网吧看看啊?设备先进,服务周到,包你满意!”

懒洋洋的声音刺破空气传到安文鸣的耳膜里。

安文鸣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是在叫他。转过头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写着“兴欣网络会所”的大招牌下,一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男人抱着胳膊斜倚着玻璃门,嘴上叼着一只烟,面容在烟雾中模糊不清。

看他的目光望了过来,男人还冲他挥了挥手。

为什么……会在叫我……?

正在他愣神的功夫,叼烟男人身边站着的高大青年已经不耐烦地走了过来:“哎哎老大叫你呢你怎么没反应!得到老大的亲自邀请可是很荣幸的事!”

青年个字很高,比他还高了半个头,染黄的长发和肩上的纹身彰显着他流氓的身份,不过一张脸长得倒是相当对得起“帅气”二字。

没等他反应,青年已经拉起他的右手,不由分说地把他往那个网吧的方向拽。刚刚狂奔得脱力的安文鸣哪有什么能力反抗,就这样被青年拖进了网吧的玻璃门。

“柔妹子,这可是老大刚才亲自邀请来的!”青年直接把安文鸣拽到前台,和前台的短发美女介绍他。

“包子别这样,把人家都吓着了。”懒洋洋的声音插进话来,安文鸣抬头,看见的是刚刚门口叼着烟的男人。

近看,男人的五官变得清晰起来,清晰得令他惊恐:

“你,你怎么在这里……”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男人,嗓子已经不再那么难受,发出的声音不像是问句,更像是自言自语。

这张面孔,在他所见过不多的人里,算是最熟悉的一张了。

他怎么会在这里?

不要……

安文鸣只感到手脚冰凉。

“我是这的老板啊,我不在这在哪?”男人的轻笑声传进耳朵,“自我介绍一下,兴欣网吧老板,叶修。”

“叶……修……?”他念着这个名字,不再那么惊恐,更多的是迷惑和不解。

叶修没答话,转身招呼流氓青年:“包子,我记得楼上还有一个床位?这孩子得休息休息,我一会就过去。”

“好的老大!”

包子对老大自然是唯命是从的,于是安文鸣就这样又被不由分说地拖拽去了楼上。

这个叫包子的手劲真大,大脑一片空白的安文鸣只剩下这一个想法。

 

评论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