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脸家族/强迫症已基本治愈/长期咸鱼中

【双安主】Together 五、六

※画风突变的五和已经不知画风为何物的六

※包子一出场画风就会不对啊

※罗辑上线,老板娘上线

※小安……八百年后应该会上线吧…………?

=================================


五、

 

早晨来敲门的是那位很有礼貌的唐柔小姐。

 

值完夜班的唐柔早晨和安文鸣说过哪里有早餐之后就打着呵欠去睡觉了。本来的夜班老魏请了几天假出去了,唐柔就临时替了一下夜班。

 

所谓吃饭的地方是网吧一楼隔出的一间休息室。早饭是从不远的早餐摊买来的,安文鸣起得晚了点,不过早餐都还热着,桌边也还有几个见过和没见过的人。

 

“哎我说吃个早饭你也抽烟,烟灰掉饭菜里怎么办!吃完了就赶紧走!”

 

没等走近,安文鸣就听见一个女声在咋呼。

 

“好好好……”叶修无奈的声音响起,“抽个烟我得罪谁了,哥好歹也是这的老板……”

 

“姐还是这老板娘地主呢!你脚底下这片地可是姐的!”说话的是个昨天没有见过的女人,高高扎起的马尾辫一甩一甩的,一张称得上是美女的漂亮脸蛋上正写着“不高兴”三个大字。

 

哦不,现在那三个字已经被擦去,换上了“姐很牛”三个大字。

 

“陈大地主你是人生赢家~ 那么多钱跑我们这蹭饭干啥啊……”叶修表示心很累。

 

“你管呢?”陈大人生赢家狠狠吞下一口油条,完全没有人生赢家应有的风度,“哎哎把烟放下!吃完了赶紧走人!”

 

看着嘴里塞着油条却已经端起一杯水准备泼过来的陈果,叶修最终还是败退了,跟刚走过来的安文鸣说了声早就叼着烟离开了饭桌。

 

好厉害的女人,居然镇得住叶修……

 

陈果的霸气值在安文鸣心里无限拔高。

 

厉害的女人陈果也看到了安文鸣,不过她现在正急着把嘴里的油条咽下去,没工夫抬头说话。

 

“啊,你就是安文鸣吧?随便坐就行了,桌上的东西吃什么都行。”一个戴着圆眼镜的年轻男生第一个跟他打了招呼,“我是罗……噗咳咳咳……”

 

他的话没有说完是因为坐在他身边的包子狠狠地在他背上拍了一下:“吃着饭不许说话!”

 

可怜的罗同学被这么一拍,差点没把嘴里的东西喷出来。

 

安文鸣看了看桌子,挑了罗辑旁边的一个空位坐下——这里离陈大地主最远。

 

“小安啊,这是我小弟罗辑!处女座!”坐在罗辑另一边的包子继续给他介绍这位小弟。

 

“哦……”安文鸣应着,一边暗中记下普通人的自我介绍准则:什么都可以不用说,但是一定要介绍星座。

 

等等,自己的星座是什么来的……

 

安文鸣没多想关于星座的问题,因为身边这位还在咳嗽的处女座的状况似乎不太好。安文鸣赶紧给他倒了杯水,然后手足无措地坐在一旁,也不知道做什么能帮上忙。

 

罗辑总算顺过了气,接过水喝了几口。

 

“就说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你现在呛着了吧?不听老大话,吃亏在眼前!”包子义正词严地教训小弟。

 

“还不是因为你!”罗辑炸毛了,“吃饭的时候这么拍人很危险的啊!”

 

“怎么跟老大说话呢!”

 

“我才不是你小弟!”

 

“来我们PK啊!”包子卷起袖子。

 

安文鸣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包子身强体壮一身肌肉,而罗辑还没有自己高,一副文文弱弱的样子,即使是缺乏常识的他也能两秒钟判断出PK的胜负。

 

呃,不过是不是应该去劝个架什么的……安文鸣踌躇。

 

危急时刻,还是陈大地主拯救了罗辑:“包子别乱来,我有个快递说今天到你去看看来没来。”

 

“好的!”包子扔下筷子一秒跳起,立刻不管他小弟了。陈果那可是叶修都镇得住的存在,在包子眼中层次比他老大还要高,那就是老大的老大!老大的老大的面子还是得给的。

 

获救的罗辑松了口气,啃起油饼来。

 

“小安你别愣着,吃点东西。”那边陈果招呼安文鸣,“这儿的人就这样,你习惯就好了。”

 

“呃,他过会回来没问题吗?”安文鸣小声问终于获得几秒清净的罗辑。

 

“没事。等包子这么一趟跑回来,PK的事情肯定早就忘到宇宙外去了。”罗辑一脸的习以为常。

 

安文鸣表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对了叶修跟你说了没,”罗辑瞥了一眼安文鸣袖口处隐约可见的黑色手环,“吃完饭跟我去地下室……

 

“呃,最好别让包子知道……”看到蹦跶着跑回来的包子,罗辑扯了扯嘴角,补充道。

 

 

 

六、


罗辑旋转着手里的钥匙,随着“咔嗒”一声响,地下室的铁门被打开了。

 

“包子没来吧?”罗辑小心翼翼地向后看去。

 

“没有。”安文鸣说,一边想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进地下室都要这么偷偷摸摸。

 

于是罗辑打开了铁门,门后露出一段向下的台阶。

 

地下室本来就凉,门一打开冷气丝丝地往外冒。安文鸣穿的已经不是昨天那身白衣,但身上的衣物也不多,缩了缩脖子,他跟着罗辑就顺着楼梯向下走。

 

看安文鸣也进来,罗辑赶紧把铁门关上,然后长出了一口气。

 

“你这么害怕包子?”安文鸣好奇道,声音在通道里碰撞出微弱的回声。

 

“我怕他干什么!就是……唉……”罗辑一脸不堪回首,最终说不出什么,只能是叹了口气。

 

“那为什么非得要躲着他啊?”安文鸣明显不理解罗辑“不想说”的表情信号,继续追问。

 

“……他进来会捣乱。”罗辑想起上次地下室里那个被包子的板砖砸坏的测量器械就一阵心累。

 

说着他们走下了最后一级台阶,眼前又是一道铁门,却看不到钥匙孔。这次罗辑没有鬼鬼祟祟的东张西望,直接在前面的铁门旁边显示着十个数字的电子屏前点下几个数字。

 

安文鸣愣了一下,这个场景……

 

很快,两扇门板分别向左右滑动,露出门内的冰蓝。

 

“走吧,叶修应该在里面等我们呢。”罗辑笑笑,拉他进去。

 

不……

 

安文鸣一眼看见了地下室一侧的测试仪器,僵立在了门口。

 

身后的铁门开始关闭,滑动时与地板摩擦发出轻微的响声。

 

“咚!”

 

铁门彻底关上的声音在安文鸣的耳膜里被无限放大。

 

不要……

 

“小安,小安你怎么了……?”

 

“不要!!”安文鸣挣开罗辑拽着他的那只手,身体微微颤抖着后腿了几步,转回头拼命用双手拍打着身后的门。

 

不……

 

不要……

 

不要……

 

不要……

 

自己是不是还要像以前那样,躺在那片冰冷的器械里,他们什么自己就必须做什么?

 

“让我出去!!”

 

他是不是会像以前一样被关在这个地方,身边只有黑白?

 

“求求你们!不要这样啊!!”

 

如果是以前,他大概也就麻木的接受了,可是在昨天见过那么多新的一切之后……

 

“为什么还要这样!!”

 

绝望不可怕,可怕的是希望之后才看到绝望。

 

“放我出去!!”

 

早在看到那张熟悉的脸之后他就应该赶紧离开……为什么还进到这里来……

 

“求求你们…………让我……出去…………”

 

一直砸到手都疼得没有知觉,他的额头贴在门上,感受着钢铁透过皮肤传来的冰冷,滚烫的泪水毫无阻碍地狼籍了一脸。

 

果然,那些声音色彩只是梦吗……?

 

那么多笑颜和欢声,美好的让他不敢想象的一切……

 

自己又回到原点了吗……?

 

眼前的微笑碎裂了,只有铁门上倒映出的,自己红肿的双眼。

 

 

 

安文鸣反常的举动让罗辑一时也手足无措。他个子没有安文鸣高力气也没有安文鸣大,站在旁边完全不知道该干什么。

 

听到这边的响动,早等在地下室里的叶修也赶紧跑了过来。

 

看着少年瘦削的身体颤抖着,野兽一样的狂吼着砸门,眼泪却一点点砸在地上,叶修的嘴唇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习惯性地想从兜里摸烟却摸不到。地下室是不让抽烟的,为了防止自己烟瘾上来,叶修每次进地下室前都要违着心把身上的烟全扔在房间里。

 

“前辈,这个……”看他过来,罗辑赶紧跑来求助。

 

然而叶修只是叹了口气,眼神定格在安文鸣身上。

 

相比眼前的这孩子,哥算是幸运很多了吧?

 

虽然有时候不得不去做好些检查,但至少不会整天被关在一个地方。

 

至少身边还有个不错的母体,整天和自己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虽然最后总是被自己噎回去;有的时候开导开导自己,虽然自己最后跑的时候还是把他的行李拿走了。

 

自己是有多幸运呐,其实克隆体,过的都应该是他这种生活……吧……?

 

-T.B.不知道有没有C.-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