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脸家族/强迫症已基本治愈/长期咸鱼中

【随笔】看他们的未来06~08

06主华秀友情向

07我也不造在写啥

08主乔高友情向

快写成黄金一代退役记了我得赶紧把它扳回来!

关于06:我本来是想写烟雨全员没有想在刷cp,真的你们看云秀和李华那都是纯洁的队友情!

关于08:写的时候完全不在状态,我也不造我写了啥!而且真的是纯洁的队友情!!

这几段、、真是长短不一啊、、、、

==============================================


06


关掉电脑上的视频窗口,眼泪还是顺着脸上纵横的泪痕往下流,楚云秀伸手想抽出两张纸巾,却只摸到一个空空如也的纸巾盒,电脑旁的纸巾已经被她抽光了。


红肿着眼睛跑去客厅又拿了盒纸巾,将一张张抽纸胡乱往脸上抹了一番,这才把眼泪止住,却还是不住的抽泣着。


其实干嘛要止住眼泪呢,反正只有自己一个人,又不用在乎什么。


但是她就是喜欢这样对着肥皂剧放纵的流一番眼泪,然后再狠狠把眼泪擦掉。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不记得了啊……


关掉视频页面,后面的搜索引擎网页上跳出一个窗口,红、金、黑、白以一种极其熟悉的方式相互交错,很是耀眼。楚云秀一眼就能看出这是荣耀世界比赛的宣传广告。


这年荣耀世界比赛的国家队名单几天前就已经公布了,楚云秀却还是点开了那个小窗口进入了世界杯网页。网页一上来就是一段动画,13位队员和他们的角色一一亮相,做得很是精美。


十三位队员,除了喻文州以外已经没有一位黄金一代选手了,屏幕上闪烁的尽是唐柔、卢瀚文这些新生代的优秀选手的形象。而曾经铸就一段传奇的黄金一代选手们,这两年已经陆续宣布退役,离开荣耀舞台了。


就在刚刚过去的一个星期里,肖时钦苏沐橙这些名字出现在退役名单里,真是忙坏了荣耀联赛的记者们。


至于楚云秀。


她掏出了手机,只是掏出了手机。




“^_^国际比赛加油啊,李队!”


烟雨选手宿舍,李华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就响了起来,点开来一看,发件人,楚云秀。


“了解!”简单的回复。


李华知道楚云秀的习惯,若是QQ上说什么事,那一般就是要跟你爆上手速讨论满篇的,而手机短信,则更多的就是通知性质。而他的习惯也就是收到短信,回上一句“了解”,然后照办楚云秀交代的事情——这事情经常是帮她提前下好某个电视剧。


两年了,还是一样的习惯,习惯得就像楚云秀从来没离开过一样。




第十一赛季后夏休期,大家都已经对一些人的离去做好了心理准备。


离开也一如既往坚定的韩文清、虽然没有得到国内联赛冠军却手握第一届世界比赛奖杯的张佳乐,放手期待战队未来的王杰希和杨聪……


但是谁也没想到,还有一位意想不到的选手,在第二届世锦赛后也只留下了一个背影。


楚云秀。


记者会上,烟雨的女队长微笑着说,我累了,是时候离开了。


旁边的李华看着她扬得那么自然的嘴角,只觉得心里好像有什么堵住了,堵得他喘不过气来。


楚云秀说,烟雨的未来很值得期待,我也会一直看着他们走下去。


李华看见她嘴角及其轻微地抽动了一下。


前一天晚上,楚云秀和苏沐橙在酒吧里喝酒聊天到半夜,李华来接她们时看见苏沐橙只是双颊微红有些酒气,楚云秀却是烂醉。


那天晚上,楚云秀只对他说了一句话。


“烟雨没有我会更好。”


李华不知道那次记者会楚云秀是不是那么一瞬间的冲动想说“烟雨的未来没有我会更值得期待”,但是他最后看到的楚云秀依然是那个很淡地笑着的楚云秀,带着自己的遗憾离开,没有怪罪任何人。


十一赛季烟雨继续远程为主,李华的忍者从中策应的打法。每一个队员倾尽了全力,楚云秀尝试了各种战术变化,成绩相比上一赛季却毫无起色。


全都要在场上。


李华,忍者林暗草惊,第七赛季选手,全明星级别,正值当打,各方面没的说。


舒可欣,神枪手莫敢回手,第九赛季选手,新生代,烟雨俱乐部主打的姐妹花之一。


舒可怡,神枪手谁不低头,第九赛季选手,新生代,烟雨俱乐部主打的姐妹花之一。


只有她楚云秀,拿着神级账号风城烟雨,却巅峰不再,开始走进了职业生涯的末期。


她不是不能像苏沐橙他们那样在职业生涯最后两年再拼一把,只是,正如她所说,烟雨没有她会更好。她走了,风城烟雨交到新人手里,可以跟着这只不平衡的战队一起平衡一起成长。


至于转会,黄金一代的选手几乎个个都已经在自家战队里待满了八年,她也一样,青春在身上烙下了烟雨两个字,想洗也洗不掉。就像张佳乐,在霸图打了三年,大家还是说他的打法才是真的百花式。


更何况,向着一个明知不可能实现的结果努力了两年,她累了,太累了。


于是楚云秀离开了。李华站在烟雨俱乐部门口,和烟雨前来送行的其他队员一起望着那个背影一步一步远去。一瞬间他有个奇怪的念头,希望那天晚上和楚云秀一起喝酒到半夜的是他,以一个搭档和朋友的身份,哪怕是以这种方式分担一些她的遗憾和痛苦,他们说说烟雨的过去烟雨的未来,烟雨的欢笑烟雨的苦涩,又或者什么都不说,直醉到最后周围什么都感觉不到,只有一起奋战了五年的他们。


算了,都过去两年的事了,想那些有啥用,她还在,烟雨也在,不就行了吗,李华想。


好像从当上烟雨的队长开始,就更爱对着韩剧流眼泪了呢,楚云秀想。






07


B市,一家装修挺浪漫的冰激凌店靠窗的座位上,宽大的墨镜遮住了面对面坐的两个女孩子的眼睛。


“滴——滴——滴————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舒可怡关上手机,语气里几分恼怒:“盖才捷还是不接我电话!”


“真是的,进了国家队了不起啊?”舒可欣也撅起了嘴。


要说没进国家队这事,两妹子绝对是很有怨念的。进入职业圈五年了也见识了前辈之可怕后生之可畏,但她们两位的技术也不是吃素的,第十三赛季更是拿下了最佳组合的奖项,而之前的十二赛季错失了这个奖项,也是因为楚云秀离开后烟雨的新战术体系被一堆老奸巨猾的战术大师们抓住漏洞狠狠打击了一番,其他队伍再拿几位战术大师的研究成果举一反三一番,使得烟雨最后的成绩并不算好。两人从技术到配合,那都是无可挑剔的。


但是无奈,和她们竞争国家队席位的同职业竞争者是周泽楷,虽然状态已不在巅峰,但虐她们中的一个仍然没什么问题的荣耀第一人周泽楷。


“现在就不接电话,明后天集训一正式开始更找不着人了!干脆去总部找他得了!”舒可怡干掉最后一口冰激凌,从座位上站起来收拾背包。


“也是,我都等不及X市荣耀only的本子了!”舒可欣也几口吃完剩下的冰激凌站起身来。




至于联盟总部。


“哦哦哦唐柔来了!”国家队训练室,眼神好的卢瀚文第一个发现了推门进入的唐柔。


“好多人都到了啊!”唐柔笑着向训练室里的大家打招呼。于是“唐大美女好”的声音响彻训练室。


“一帆!”高英杰比较注意的是唐柔身后的那一位,乔一帆也跟他打了个招呼。


“欢迎兴欣的二位!”国家队队长喻文州站起来对大家的呼声做了总结,“空着的位子随便坐就好,不过今后使用的机器就要固定下来了。现在还没有进入正式训练时间,可以熟悉一下国家队专用的软件自由训练,或者互相聊聊天也是可以的。”


唐柔向喻文州道了句“队长好”算是报了个到。这次的国家队里只有她一个姑娘,她就也没专门和谁凑一起去,很是体贴的找了个和高英杰相隔一个位子的空座位坐下,乔一帆也就理所当然地坐到了二人中间空出的位子上。


然后唐柔才发现自己右边的位子上,一个身材挺修长的人正趴在桌子上,像是在睡觉。


唐柔看着那人桌子上的一滩口水,感觉自己不太好。


而那个睡得昏天黑地的人好像是感觉到身边来了个人,抬起一张俊脸,眼睛里还写满了睡意:“卧槽唐柔!”


唐柔看着趴在一滩口水里本来睡眼朦胧然后看见她一秒清醒的孙翔,感觉自己不太好。


孙翔对唐柔连续两年进入国家队是有点不爽的,这可就意味着他在战斗法师上还没能一骑绝尘。而这两年新嘉世战队的邱非也是叶修亲传的一位优秀的战斗法师选手,三位战斗法师没少被外界说成是什么“三足鼎立”。孙翔到底还是傲气的,于是一看见这俩,心里的战意压都压不住。


“PK来一局!”孙翔一秒扫清了睡意。


“好啊!”唐柔那是会拒绝战斗的人吗,立刻掏出了账号卡。


孙翔右边的周泽楷抖了抖呆毛,很想告诉孙翔先把桌上的口水擦干净。






08


高英杰看到乔一帆在自己右边坐下,心里也有几分感慨。


曾几何时,从微草训练营,到微草战队,一排电脑,他坐在左边,乔一帆坐在右边,一扭头就可以看见旁边一丝不苟的进行着操作训练的少年。


人们说高英杰这两年的变化很大,有了一种大将风范。


然而每到记者会之前,高英杰远远望着那些个聚光灯下的座位,还是觉得自己和以前那个在公共场合就发不出声的少年一样,和以前那个对着乔一帆红透了脸,才用蚊子声道出自己名字的少年一样。


在微草训练营,他各方面都是无可争议的第一名,王杰希也很是注意他,那时候就经常对他进行一些单独的辅导。


没有人愿意看到别人受到队长这种青睐,毕竟那就意味着要被淘汰下去的可能就是自己。很自然的,高英杰被孤立了。


一个人站在训练室门口看着其它人谈笑风生,就好像自己在和他们不同的另一个位面一样。


从小开始,因为内向就经常会出现这种状况,可是就是习惯不了啊。每一次,他走上前去,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记得挺久以前学校曾经有一个非常开朗非常好的女生跟他同桌,女生很大方地跟他说着这说着那,不知道怎么跟女生接触的他应着,那个时候他想这个同学真好大概能做朋友吧,但大概还是他性格的关系吧,后来她有了自己的小圈子,他们就变成简单的同桌了,再后来,座位就换了。


有天他站在训练室门口,背后被人拍了一下。他本以为是来找他麻烦的其它一些训练生,回过头去看到的却只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


“那个,你就是高英杰吧,你技术真的很厉害呢,能和你打一局吗?”那个少年很小心地措辞。


“啊,好啊。”高英杰说。


然后他就不知道说什么了,那个少年就自我介绍,他叫乔一帆,使用的职业是刺客,是那年的新生。


高英杰记得那个时候的乔一帆眼睛特别亮,就像他看到的王杰希、邓复升还有其他战队的前辈一样,那种很自信,充满希望的神采,好像荣耀就写在他们眼睛里。


乔一帆也是一个很优秀的训练生,高英杰能感觉得出来和他打比和训练营的很多其他人打起来吃力了不少。当然最后赢的还是高英杰。


“真的很厉害!”“荣耀”两个大字出现在他屏幕上后,旁边的乔一帆由衷的佩服,“你将来肯定是可以进入微草主力队的!”


你将来肯定是可以进入微草主力队的。


这句话很多人对他说过,训练营的主管,同期的很多训练生……但是不同于那些献媚或者嘲讽,乔一帆那种真诚的语气让他知道,他是真的很相信自己的将来就是那样。


“没,没有啦,你也很厉害的,真的!”高英杰被这么赞美,有点不好意思。


“才没有啊,我的意图你基本都预判到了,一直被你压着打。”乔一帆的语气有些失落,但是很快又精神起来,“但是我会努力的!……那个,我去拿饮料,你喝什么?”


“呃……随便就好。”




其实乔一帆的技术在训练营也真的是数一数二的,不然也不至于后来被微草战队录用,只是和高英杰一比还是差着一截。


后来一来二去两个人也就这么熟悉了,两个人一起被孤立,也变得没有什么关系了。


两个少年虽然内向,但毕竟都还是少年,那么一点小遐想也是有的。夏天的晚上睡不着,就聊着天幻想一下今后如果真进了联盟会如何如何,会怎么怎么打配合。


后来一起被微草战队录用的那天,虽然收到的都只是一年的合同书,但是两个人高兴到不行,说是要庆祝一下也没想出怎么个庆祝法来,最后还是出去吃了顿饭然后窝进了宿舍打荣耀。


后来高英杰想起来,发现那天他们的每一个动作,他的每一个操作都是那么的历历在目。实在是,那是他很久以来最高兴的一天了。阳光明晃晃的打在波里上,两个实现了梦想的少年幻想着,就像那天一样的并肩在荣耀之路上前进,永远不停下来。


后来有时候看到和那天一样灿烂的日光,他就会想到那个永远忘不了的日子。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回忆慢慢由甜美变得苦涩,苦涩得他最后不再敢想。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一帆眼睛里的光芒,很久都没有见过了呢。


总是被要求给大家拿水拎包的一帆。


很少被前辈们注意到的一帆。


在比赛里从没有出场的一帆。


那么努力的一帆……


有时候他痛恨内向的自己,好朋友在那种状况下,自己却什么都帮不上忙,真是很讨厌啊!




一帆离开微草的那天,他看到曾经两个人一起奋战的那个梦碎了,碎片把眼睛刮得生疼。好像那天……是哭了吧?


好不容易认识的这么好的朋友,就要走了呢。


然而眼泪要夺眶而出的时候,又突然想起了和他告别时的一帆,那个时候的一帆,眼睛里的光彩,又回来了呢。


他还是不会离开的对吧,还是要继续追逐荣耀的对吧。


高英杰突然无比确定这一点。


那就让我最后自私的为很久都见不到你的自己流一次眼泪,然后期待着和你再次相见吧。




真好,后来他又回来了。


“我自作主张给你拿了可乐,没问题吧?”乔大队长拿一瓶可口可乐在高大队长眼前摇了摇。


“啊,好啊。”高大队长接过可乐。


诶,两个人刚刚认识,打完那次竞技场之后好像就是这样啊。


……


“……那个,我去拿饮料,你喝什么?”


“呃……随便就好。”


“我自作主张给你拿了可乐,没问题吧?”


“啊,好啊。”


……


“小乔偏心啊,就给小高拿!”那边邹远揶揄起来。


“就是啊,不把前辈放在眼里。”喻文州笑眯眯地附议。


“不把前辈放在眼里+1。”唐昊好像心情不错,也来附议了。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


“啊,没有……前辈们你们要什么?”乔一帆赶紧满足大众需求。


“这还差不多。来瓶可乐。”


“唐昊你够了啊,诶嘿我要绿茶,麻烦了。”


“奶茶。”


“我也可乐。”


“矿泉水就好。”


“嗯嗯我也要矿泉水!”


乔一帆表示压力山大。


不过幸好还是有不少良心在国家队里的。高英杰赶紧放下可乐来帮他,宋奇英和盖才捷开玩笑的喊了两句之后也是自己来拿了。




虽然一帆回来之后就再也不能一起战斗了,不过至少都还在努力啊。


回到座位上,高英杰拧开可乐。


即使更多的时候是对手,也再没有放弃过有朝一日一起并肩的希望,从第一届世锦赛的消息发布出来开始,高英杰就坚信,这样的一天会有的。


他相信乔一帆也没有放弃过这样的相信。




“我说你们两个这是天天练配合啊?!!”组内二对二模拟赛,盖才捷很是怨念地看着屏幕变成灰色。


“哼!”和他同队的孙翔表示对这种结局非常不满。


喻文州倒是十分满意:“看来我们有了一个不错的组合呢,魔道学者和阵鬼啊。”


评论 ( 11 )
热度 ( 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