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脸家族/强迫症已基本治愈/长期咸鱼中

微草某刺客第十赛季10月7日的疑似情书

TO 乔一帆:


你好。


往最差劲的方面想想,你也许已经忘了我是谁了,毕竟我不能奢望你总记得这个代表着你黑历史的名字。不过私心里总还是有一点矫情的希望你是记得我的。


如果已经忘了的话,就当我是你一个普通的粉丝,在这一天祝你生日快乐吧。


还有,对不起。


请原谅我,这句话晚了两年甚至更久才对你说出口。


也许过去那段日子对你已经无所谓了,但是对于我这张整天只能躺在抽屉里数灰尘的账号卡来说,我很长一段时间里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就是翻来覆去地回忆那段有着你指腹触感的日子。


真惭愧啊,我现在还是躺在抽屉里,跟见到你之前的我一个样。那时候好不容易得见日光,满心思都是怎么证明自己,结果刺客搞得不像刺客,跟你配合得一团糟。说实话啊,当初我还在心里抱怨过自己的操作者太差劲,现在看来我也好不到哪去啊,都两年过去了,还要死要活地抱着和你在一起的那段时光不放。


说起来突然有一天,训练时看到你特别开心地在那傻笑,那个时候我还有点惊奇,想我这个二流的操作者笑起来虽然傻乎乎的但是还挺好看的嘛。后来我想明白了,那是因为一寸灰出现了,你开始逐渐转型了吧?


真不想承认我有点嫉妒一寸灰,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眼前一定全是你这么灿烂的笑。而我就只能偶尔瞥两眼你想他的时候嘴角的弧度。


嫌我烦了吧?过去那么久的事还在这唠叨。


那就说说现在的事好了,木恩告诉我微草训练营有个挺出色的刺客选手,幸运的话明年大概就要加入战队了。


到那时候,我们打一场吧?我倒是要看看你的阵鬼怎么就那么厉害。


没什么礼物送给你,就再念叨一句生日快乐吧。


生日快乐,乔一帆。

 

还有,虽然H市没有B市这么凉,入秋了也别忘了暖暖手。以前你的手指真是凉的让我打哆嗦。


FROM 微草的刺客




另:据微草魔道学者木某透露,该信作者完成该信时,身边堆满小山状纸团,似乎都是写本信时的牺牲品。

评论 ( 4 )
热度 ( 8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