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脸家族/强迫症已基本治愈/长期咸鱼中

【木猫】西方魔幻设定四十题

最近战神中毒,无聊了就撸起了这种东西,第一次写题求轻喷【虽然估计是没人看的

题作者糊梳&以赤

含龙王、法神、战神【其实这三个世界观完全可以混一起写嘛

除了人鬼情未了的佛罗伦萨x罗马以外无cp向

拉塞那个是我一直很想写的,大概是一方的传承任务最后一环是把拉塞超度掉【什么鬼】这样。想拉塞一个有安好的结局,愿转世幸福。

———————————————

1、深渊将落满日光
杰克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恩科斯毫无身为一只深渊恶魔的自觉地,惬意地躺在草地上晒太阳了。
他第一次见到恩科斯这副样子时吓了一大跳,安德鲁却淡定的告诉他:
“那是一只猫。”
杰克坐在了恩科斯旁边,却还是忍不住开了口:“深渊恶魔为什么会喜欢晒太阳?”
恩科斯闭着的一只眼睁开一条缝,慵懒的样子确实和一只大猫别无二致:“谁知道呢。”
五百年前,相遇不久的他和她携手躺在草地上,她说,我还以为大魔王不会喜欢太阳。
他说,有你在,深渊将落满日光。



13、昔日缠绕的梦魇
佛罗伦萨·怀尔斯永远都忘不了那个黄昏。
“罗马!!”
本想带弟弟一起离开,谁知找到罗马时,对方却是蜷在地上奄奄一息,身上是黑色的死气。
“哥……哥哥,你一定……快点离开……”
“但是你……”佛罗伦萨咬牙,以往的冷静不在,心里只有暴虐的愤怒和悲哀。
既然他竞争继承人失败,而都灵成功获得家族继承权,眼下这种局面已是顺理成章。
可是他现在却恨死了这个顺理成章。
如果他能成功竞争到家族的继承人之位的话……
“少爷,得赶紧离开了。”不远处的但丁大声提醒。
“……好!”佛罗伦萨齿间终于发出低声的咆哮。
“帮我报仇啊……哥。”罗马年轻的脸庞终于失去了最后一丝血色,然后,定格。
“那是,当然的!
“以神圣的罗马之名。”莱恩王国的佛罗伦萨侯爵念着那个早已黯淡的名字。
“以神圣的罗马之名!”列队整齐的神圣罗马骑士团呼声响彻云霄。



17、永恒沉默之地
“云岚?”
身后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远望着城池火海的云天不由得中断了思绪回过头:“嗯?”
身后的圣骑士身上满是刀痕和灼伤,板甲被血染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狼狈得像是刚从尸体堆里爬出来的。不过云天知道,自己现在的形象也比他好不到哪去。
“有什么打算?”路过大大咧咧地在他旁边坐下,也望向了那个火光冲天的方向。
尘世的理想乡,乌托邦。不过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原罪的诞生地,灾祸的初始点。
千年前它凐没于黑土,千年后重归于黑土。古老的预言在烈火和杀戮中成为现实,美与恶的法则融合在这座城市里,最终归于永恒的沉默。
“打算啊……”云天握紧了拳。
“当然是要杀回去了。”

PS:
“你眼睛红了,该不会是哭了吧?”秋叶殇看着云天,一副关切的样子。
“你才哭了!”云天骂,“这是代表复仇的血色!”



22、诸神黄昏
安德鲁邪魅一笑:
“天凉了,让这帮神明破产吧。”



23、扭转法则的复活
草原精灵静立在她面前。阳光透过树叶照在他的魔法斗篷上,灰色短发一如既往的凌乱,她却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冥王法阵的刻印拿到了?”拉塞笑看着那个向他走来的曼妙人影。
“是的。”一方回答。心里的犹豫没有影响到行动,她从背包中取出了千辛万苦从地底世界取得的法阵卷轴。传承任务进行到最后一环,其间艰险是太多人难以想象的。
精灵反常地没有弧长,轻轻从她手中接过墨色的卷轴:“你是我的弟子,只是现在我也没什么东西可教给你了。
“不过,那把弓应该马上可以解开封印了。”他又说。
“……你要走了?”人类射手抬起眼眸。
“我本来就是不该存在的啊,”拉塞的声音没什么波澜,“就麻烦你替我…和安德鲁他们道别吧。”
“你不亲自和他们道别吗?”一方问。任务的最后一环节,本应该兴高采烈期待奖励的心情却被一丝落寞代替了。
拉塞却好像是没听见她的话,虽然这种情况在他们以往的交流中非常常见:
“你是个出色的魔弓射手,把陨星尘埃交给你,我不会后悔的。
“汝之试炼已终,汝将获吾之传承。”
卷轴渐渐舒展,紫色的光芒吞噬了拉塞。
“复活,终究是违背世界法则的啊……”光芒中,只能听到精灵的自言自语。
待到光芒散去,眼前人和卷轴已消失无踪。精灵曾经站立的地方,只有一个银色的手镯,闪着和她的双弦长弓同样优雅的光。
系统的提示音被耳朵屏蔽,一方LOLI控弯身捡起手镯。
手镯上,一行花体的精灵文记录着它曾经的主人之名:
拉塞·波尔西泽斯。



31.无期生离咒
“哒,哒。”
一片黑暗中,他只能听见自己鞋跟敲击在地面上的微弱响声。手中的手枪早已上膛,男人放慢了步子,小心地在黑暗中移动着。
他等了很多年,并不在乎多等眼下的几分几秒。
他的仇敌就在下一个房间里,或许做着什么美梦,或许正没日没夜的躺在游戏舱里,在虚拟的世界里厮杀拼搏。
没错,虚拟的世界。
如果没有那个游戏,如果不是这个人,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因为这个人在游戏中对他的处处打击,他赔得血本无归,乃至在家族失去了一切。
“陈云天……”齿缝间挤出那个噩梦般的名字。
离开那个视他为耻辱的家族,隐姓埋名这么多年,为的只是这一刻。
轻手打开门锁,映入眼帘的是黑暗中还闪着光的游戏舱运转提示灯。
“呵,这个时候了还在游戏里吗……”男子的面容狰狞地扭曲起来,仿佛已经看到了他强行打开游戏舱的下一秒钟,游戏者惊愕的表情,然后再与绝望和恐惧混合,扭曲……
手指摩擦着扳机,另一只覆上游戏舱的手产生了些微颤抖。
“咔——”
舱门解锁,男子猛地把门打开,手枪也在同时瞄准了舱内。
然而,没有人。
十字准星瞄准的地方,空空如也。
“不好!”男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瞳孔猛然缩紧。他以最快的速度转过身,做好战斗准备。
这么松懈的防卫……他早该意识到什么的。
然而不等他做出下一步举动,黑暗中忽然闪出数支枪口,一枚从刁钻角度射出的子弹已经射入了他的太阳穴。
血花溅上了冰冷的游戏舱,男子无力跌倒在地上,失去意识的前一秒,那个他恨透的声音自头顶响起:
“星少啊……这种场景,还真是熟悉呢。”
他甚至能想象出那张令人厌恶的笑脸。手枪还握在手里,但手臂却抬不起半分。
一切归于黑暗……
……
一所豪宅中,床上的少年猛地睁开眼睛,惊恐、恨意和不甘写满在年轻的脸庞上。
就在这个长得和被称为为“星少”的人一模一样,却只是年轻了不少的少年身边,闹钟嘀嘀嘀地响起,屏幕上忠实显示出此刻的时间:
2055年8月8日
08:56

评论 ( 18 )
热度 ( 33 )